其实我是个炒冰淇凌卷儿

严格来说并没有本命,每位角色都同等喜欢,cp只要好吃都磕,欢迎安利,二三次均不拒。

【华武】两则段子

据知情人士报道,武当课业是打华山,于是…

武当瞅着自己的课业的内容,一脸无奈对华山道:“华山,我今天日课还是打你。”
旁边的华山看着小道长无奈的模样心情甚好,捏捏他嘟起来的脸回答:“我站着让你打,打完记得去复活点找我。”
武当却不行动,抬头望了一眼华山,红着脸问“…今天…几次?”
“起码七次,没商量。”

——————————

华山长期欠钱不还,武当跑去讨债于是…

武当的小道长跑雪山来讨债,却因为忘了华山的天气没加衣服冻到掉血。
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假装严肃说:“还…还钱!别以为你们…你们冷就…阿嚏…就能不还钱哼。”
笑着捏捏小道长冻得发红的脸,给他裹上一层棉衣。“下次来讨债啊,记得穿厚点。

——————
只会写段子的老咸鱼xxx这俩都在微博发过,看过的不要误会๛ก(ー̀ωー́ก) 

一个简单粗暴的试色合集。然而是拿要送人的章子试的23333

团刻,但这真的是我刻过最好看的瘦金!没有之一,我我我想记录一下

摸鱼了一只阿尔弗,刻了有两个半小时虽然仍然很丑就是了。

【燕蛇】圣诞贺文

-梗自官网可爱的小灵蛇
-OOC我的锅

by言魍

圣诞节要到了,整个梦间集充满一片祥和(并不)的气氛。主要的更是各种夸张的服饰,你不单能看见金铃儿家的猫戴着夸张红帽子窜来窜去,还能看见多裹了一层白毛还领挂着小星星的屠龙,还有个穿着圣诞老人装的妹子…

这妹子看着有点眼生,稍加推理也知不是越女她们。毕竟越女每天忙着跑各种卡池跟无剑称兄道弟,淑女跑去跟小君装饰情花树,合欢早就已经离开,至于新来的花雨…看这发色也不是她,金色的波浪卷怎么…诶等会,金黄色的波浪卷,除了那远在昆仑山的灵蛇,还有谁拥有?

此刻的飞燕可真的是愣了神,他上街本想采购些有关圣诞的装饰,把常年白雪覆盖白到有些单调的昆仑山装扮出些许节日气氛,给尊上一个惊喜。但这惊喜灵蛇却是先一步给他了。

若不是有心将他与其他姑娘对比,还真难认出这是灵蛇,毕竟此刻灵蛇的气质就与平常淡漠的他大相径庭,有些…可爱?飞燕想起平常的灵蛇,悄悄把这个念头压下去。

灵蛇似乎感受到了来自飞燕的目光,扭头看着这里,两人目光有一瞬间的交错,灵蛇几乎是同时扭过了头,似乎是出于某种害羞的情感,脸上有微不可见的红晕。

飞燕的视力在观察他家尊上时会瞬间上涨,即使这么个脸红的小细节也能看到,差那么一点就想直接把尊上抱回家,幸好飞燕的自控力一向满分,心里默念无数句我家尊上最好看,平复内心的波澜。

飞燕维持脸上的面无表情跟尊上打招呼,内心欢呼雀跃疯狂为今天的灵蛇打call。“尊上…您怎么在这里?还…”穿得这么好看,后半句他自然是没敢说出口。

纵然灵蛇老脸再厚,穿着这般被自己的下属外加爱人所见也是有些害羞,轻咳一声挽留并不存在的威严道“还不是梦间集那该死的官方…非让本尊穿上这衣服,站在他们所谓的什么官网首页。每逢有无剑过来搭话,还要说那些令人作呕的台词。”

灵蛇一席话便令飞燕对所谓的官方好感up(划掉划掉)痛恨至极,有些遗憾尊上从不对自己说那些话。看了眼灵蛇的装扮,无疑不多了分醋味,握住灵蛇的手开口便道一句“尊上,原谅属下冒犯。”

不由分说将灵蛇带了回家,尽管知道自己这么做是过于些冒犯,还是忍不住这般。到了目的地,回头才看身后望自己的灵蛇尊上,几乎是在瞬间,飞燕便单膝冲灵蛇跪了下来。

“飞燕,你为何如此焦急地把本尊带回来。”灵蛇还是那身圣诞的服饰,却早已换回了平常威严的模样。

“属下因…心生嫉妒。”

灵蛇本就不多的怒气完全消了,倒是被好奇占满“飞燕,你起来罢。只是本尊好奇,你因何而嫉妒?”

飞燕起身却没敢抬头,说道“尊上今日的装扮连属下都未见过,就已经让那无剑看了去。”飞燕顿了顿,似在迟疑是否继续说下去“尊上也不曾…对属下说那些话。”

灵蛇轻笑出声,踱步走到飞燕身前,双手勾住飞燕的脖子,抬头吻上。“本尊答应你便是,这装扮今后本尊只穿给你看。但那些话啊…可得看今晚飞燕你的本事了。”

后来他们就干了个爽。
别看了没了。

ps.假期高产似母猪。欢迎扩列勾搭!没关系我一直不要脸!

有关手的梗

-初次写文
-OOC全是我的锅

by言魍

咱今儿就来说说尊上那双手。

灵蛇的那双手在飞燕眼中一向是最好看的。虽然其他部位,在他看来也都是最好的,但尊上这双手还是让他忍不住夸了再夸。

先不说那白皙的皮肤,也不看修剪得当的指甲,单那又细又长的手指与适中大小的指节,就够夸上个一天一夜——飞燕可没开玩笑,他当年可是给人夸灵蛇这双手夸了整整三天,整得那人留下严重打击,听说前几年就剃度为尼,出家去了。

灵蛇这手除了好看,也只有妙字才得以形容。若那妙手白扇是探人囊中解药易如反掌,那灵蛇便是无声无息放下蛇毒,纵使那人再警惕也躲不过这一双手的招数。若让飞燕用轻功的路数形容,也只是六个字,来无影去无踪。

再谈谈这双手的妙用,那可就谈到了飞燕的心坎里。他最喜欢的,其实不过是尊上用这双手做情色之事时的情态。

灵蛇他表面看起来很是高傲,显得不易接触,但在情事之上却如情窦初开一般,每每被飞燕做的出乎他意料的动作整得满脸通红。这时候他便会用那双手轻捂住自己的眸子,说什么也不肯直视飞燕在他下身的运动。

殊不知自己脸上挂着的春色即使隔着手心也能透出来,掩饰的动作反而欲盖弥彰,更增添一抹情绪。而这时,往往也是他最不理解为何飞燕会突然更用力的时候。

飞燕也就这么养成了个癖好,一边朝尊上耳畔吹着热气,一边拉下尊上妄图掩饰羞态的手,身下也不忘用力,灵蛇刻意按捺的喘息借着空气悠悠传入飞燕耳中,忍不住地想更用力将自己埋进尊上的身体。

每每看着尊上临近高潮时眼底的迷茫,飞燕心里总有那么点喜悦的情感。

哦忘记说了,飞燕还曾把灵蛇的手硬拽着放在了二人交合之处,尽管谋得了一时畅快,不过灵蛇尊上却因羞耻,硬生生半月未让他碰自己一下。这大概就是自作自受吧。

小道消息:昆仑山的灵蛇尊上啊…指甲上可涂着金黄色的指甲油呢。据说那是跟飞燕玩的一次游戏惩罚,或者说是夫夫二人的情趣,总之…谁知道呢?

ps,我文丑但是我不要脸啊!欢迎勾搭,也求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