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个炒冰淇凌卷儿

严格来说并没有本命。
cp洁癖有,也不想逆,但不会引战ky。
产的粮异常难吃,常在坑里并不产出

【周翔】但是我会

一块小甜饼,我想不到标题辽,于是胡乱揪了个。逻辑智商脑子请别带上,磕就完事了!(虽然也可能不太好磕(⚭-⚭  )


孙翔一直很爱去吃各种美食,而且经常趁比赛完当晚跑出去自己偷偷吃。每次只在大获全胜的比赛过后,像是自己又庆祝了一遍似的。


又是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的小斗神,动作异常熟练地用帽子遮住一头张扬的金发,戴上墨镜以及口罩,做好全副伪装。再假装不经意地路过隔壁江波涛的房间,以一幅活像做贼似的打扮溜出宾馆。


路上不忘给自家队长发个消息,汇报出逃进展和今天的目的地。一边计划着今天吃什么,一边也不忘编造回去后要讲给江副队的借口。


收到信息的周泽楷望着屏幕笑笑,如常的回应孙翔一句“嗯”后,给江波涛发消息:“翔翔,又溜了。”


江波涛的内心是崩溃的。孙翔溜出去大概有无数次了,自己即使从电梯口的房间变成在孙翔的隔壁房间,也仍然没能发现孙翔出逃的一点动静。只有周泽楷的信息和当晚孙翔的新微博可以提醒他,孙翔又双叒叕溜出去吃东西了!!


过了没一个小时,孙翔的微博果然有了动静。

@轮回战队-孙翔:美食博主的日常。 [图片] [图片] [图片]


附的是三张令人异常有食欲的照片,似乎是麻辣底的火锅。鲜艳的红油漂浮在锅底上层,翻滚的锅中能看见已经不少变了颜色的肉,明显已经软烂的青菜以及许多辣椒。评论下是一些迷妹对于今天也没有自拍的怨念,另一些迷妹对深夜吃辣火锅可能对身体不好的关心,以及熬夜党对于半夜发美食的吐槽。


而孙翔本人此时正享受着火锅的美妙,把熟透的肉蘸上料送进嘴里,肉的口感刚刚好,就像比赛胜利后周泽楷扭过来对自己的笑容一样。还有什么比在比赛结束后偷溜出来吃一顿美食更幸福的呢,恐怕只有队长的笑了,孙翔这么想着。


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出来吃东西习惯呢,第十赛季,或者是第十一赛季?孙翔不记得了。不过每次胜利后周泽楷的笑容都历历在目,或许…只是在初次见到这笑容,不习惯时自己开了瓶冰可乐后养成的吧,不过也不重要了。


说起周泽楷这人啊,好看的很,却也不善言辞,有什么事都爱自己憋在心里,就连确定关系的表白都是翔哥自己在第十一赛季夺冠的庆功宴上醉酒后吐出来的。第二天喝断了片的孙翔险些因为周泽楷的亲吻吓晕过去。


想到这孙翔笑了笑,又送了一口青菜到嘴里,或许是想到了周泽楷而有些出神的缘故,被没冷却的菜烫了一下,痛觉令孙翔回了神。


孙翔缓了一会后拿起手机,点开周泽楷的名字,拨号。


响了几声之后接通了,周泽楷那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没有吃火锅?”


“在吃啊,是麻辣火锅。但突然想你了,所以想给你打电话。”


“也…想你。”


……


孙翔真的有点想周泽楷,虽然才一会不见,只一会没有通话,只隔着几条街的距离,但是他此刻突然地想要回去抱抱周泽楷,再亲亲他。


于是他快速地把火锅捞完,这次倒是没有被烫到,不过就算有孙翔也没注意到就是了。 他用比逃出来更快的速度回去,毫不注意掩盖声音地路过江波涛的房间,以至于睡梦中的江波涛都终于不再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孙翔站在周泽楷的房间前,叩门。周泽楷身着睡衣打开了门,让孙翔进来。这时孙翔才想起来此时的时间,不禁为自己的莽撞红了脸,忙问有没有打扰周泽楷睡觉。


周泽楷捏捏孙翔的脸,笑着望向孙翔说:“没。听到你回来,才睡。”


孙翔低下头没敢看周泽楷的双眼,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着“火锅很好吃,上次的羊排也很好吃,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周泽楷,我,每天都很想你,很喜欢你…想在清醒的时候告诉你。要…要一起去吃冰淇淋吗,好像有家很好吃的店。”


孙翔刚说完没多久就被周泽楷吻上,松开后脸被周泽楷捧住,与他对视时,孙翔的脑子还处于当机之中,但他听到了那句话。


周泽楷他说:“我…也很喜欢,孙翔。冰淇淋,一起。还有,火锅,羊排,冰淇淋,都不会吻你。但是我会。”


-END-


我家翔翔生日快乐呀!!
橡皮章,不是手写!不是哦。
一共两个,请往后翻一页|・ω・`)
但是是很渣而且有点赶的章。

【华武】两则段子

据知情人士报道,武当课业是打华山,于是…

武当瞅着自己的课业的内容,一脸无奈对华山道:“华山,我今天日课还是打你。”
旁边的华山看着小道长无奈的模样心情甚好,捏捏他嘟起来的脸回答:“我站着让你打,打完记得去复活点找我。”
武当却不行动,抬头望了一眼华山,红着脸问“…今天…几次?”
“起码七次,没商量。”

——————————

华山长期欠钱不还,武当跑去讨债于是…

武当的小道长跑雪山来讨债,却因为忘了华山的天气没加衣服冻到掉血。
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假装严肃说:“还…还钱!别以为你们…你们冷就…阿嚏…就能不还钱哼。”
笑着捏捏小道长冻得发红的脸,给他裹上一层棉衣。“下次来讨债啊,记得穿厚点。

——————
只会写段子的老咸鱼xxx这俩都在微博发过,看过的不要误会๛ก(ー̀ωー́ก) 

一个简单粗暴的试色合集。然而是拿要送人的章子试的23333

团刻,但这真的是我刻过最好看的瘦金!没有之一,我我我想记录一下

摸鱼了一只阿尔弗,刻了有两个半小时虽然仍然很丑就是了。

【燕蛇】圣诞贺文

-梗自官网可爱的小灵蛇
-OOC我的锅

by言魍

圣诞节要到了,整个梦间集充满一片祥和(并不)的气氛。主要的更是各种夸张的服饰,你不单能看见金铃儿家的猫戴着夸张红帽子窜来窜去,还能看见多裹了一层白毛还领挂着小星星的屠龙,还有个穿着圣诞老人装的妹子…

这妹子看着有点眼生,稍加推理也知不是越女她们。毕竟越女每天忙着跑各种卡池跟无剑称兄道弟,淑女跑去跟小君装饰情花树,合欢早就已经离开,至于新来的花雨…看这发色也不是她,金色的波浪卷怎么…诶等会,金黄色的波浪卷,除了那远在昆仑山的灵蛇,还有谁拥有?

此刻的飞燕可真的是愣了神,他上街本想采购些有关圣诞的装饰,把常年白雪覆盖白到有些单调的昆仑山装扮出些许节日气氛,给尊上一个惊喜。但这惊喜灵蛇却是先一步给他了。

若不是有心将他与其他姑娘对比,还真难认出这是灵蛇,毕竟此刻灵蛇的气质就与平常淡漠的他大相径庭,有些…可爱?飞燕想起平常的灵蛇,悄悄把这个念头压下去。

灵蛇似乎感受到了来自飞燕的目光,扭头看着这里,两人目光有一瞬间的交错,灵蛇几乎是同时扭过了头,似乎是出于某种害羞的情感,脸上有微不可见的红晕。

飞燕的视力在观察他家尊上时会瞬间上涨,即使这么个脸红的小细节也能看到,差那么一点就想直接把尊上抱回家,幸好飞燕的自控力一向满分,心里默念无数句我家尊上最好看,平复内心的波澜。

飞燕维持脸上的面无表情跟尊上打招呼,内心欢呼雀跃疯狂为今天的灵蛇打call。“尊上…您怎么在这里?还…”穿得这么好看,后半句他自然是没敢说出口。

纵然灵蛇老脸再厚,穿着这般被自己的下属外加爱人所见也是有些害羞,轻咳一声挽留并不存在的威严道“还不是梦间集那该死的官方…非让本尊穿上这衣服,站在他们所谓的什么官网首页。每逢有无剑过来搭话,还要说那些令人作呕的台词。”

灵蛇一席话便令飞燕对所谓的官方好感up(划掉划掉)痛恨至极,有些遗憾尊上从不对自己说那些话。看了眼灵蛇的装扮,无疑不多了分醋味,握住灵蛇的手开口便道一句“尊上,原谅属下冒犯。”

不由分说将灵蛇带了回家,尽管知道自己这么做是过于些冒犯,还是忍不住这般。到了目的地,回头才看身后望自己的灵蛇尊上,几乎是在瞬间,飞燕便单膝冲灵蛇跪了下来。

“飞燕,你为何如此焦急地把本尊带回来。”灵蛇还是那身圣诞的服饰,却早已换回了平常威严的模样。

“属下因…心生嫉妒。”

灵蛇本就不多的怒气完全消了,倒是被好奇占满“飞燕,你起来罢。只是本尊好奇,你因何而嫉妒?”

飞燕起身却没敢抬头,说道“尊上今日的装扮连属下都未见过,就已经让那无剑看了去。”飞燕顿了顿,似在迟疑是否继续说下去“尊上也不曾…对属下说那些话。”

灵蛇轻笑出声,踱步走到飞燕身前,双手勾住飞燕的脖子,抬头吻上。“本尊答应你便是,这装扮今后本尊只穿给你看。但那些话啊…可得看今晚飞燕你的本事了。”

后来他们就干了个爽。
别看了没了。

ps.假期高产似母猪。欢迎扩列勾搭!没关系我一直不要脸!

有关手的梗

-初次写文
-OOC全是我的锅

by言魍

咱今儿就来说说尊上那双手。

灵蛇的那双手在飞燕眼中一向是最好看的。虽然其他部位,在他看来也都是最好的,但尊上这双手还是让他忍不住夸了再夸。

先不说那白皙的皮肤,也不看修剪得当的指甲,单那又细又长的手指与适中大小的指节,就够夸上个一天一夜——飞燕可没开玩笑,他当年可是给人夸灵蛇这双手夸了整整三天,整得那人留下严重打击,听说前几年就剃度为尼,出家去了。

灵蛇这手除了好看,也只有妙字才得以形容。若那妙手白扇是探人囊中解药易如反掌,那灵蛇便是无声无息放下蛇毒,纵使那人再警惕也躲不过这一双手的招数。若让飞燕用轻功的路数形容,也只是六个字,来无影去无踪。

再谈谈这双手的妙用,那可就谈到了飞燕的心坎里。他最喜欢的,其实不过是尊上用这双手做情色之事时的情态。

灵蛇他表面看起来很是高傲,显得不易接触,但在情事之上却如情窦初开一般,每每被飞燕做的出乎他意料的动作整得满脸通红。这时候他便会用那双手轻捂住自己的眸子,说什么也不肯直视飞燕在他下身的运动。

殊不知自己脸上挂着的春色即使隔着手心也能透出来,掩饰的动作反而欲盖弥彰,更增添一抹情绪。而这时,往往也是他最不理解为何飞燕会突然更用力的时候。

飞燕也就这么养成了个癖好,一边朝尊上耳畔吹着热气,一边拉下尊上妄图掩饰羞态的手,身下也不忘用力,灵蛇刻意按捺的喘息借着空气悠悠传入飞燕耳中,忍不住地想更用力将自己埋进尊上的身体。

每每看着尊上临近高潮时眼底的迷茫,飞燕心里总有那么点喜悦的情感。

哦忘记说了,飞燕还曾把灵蛇的手硬拽着放在了二人交合之处,尽管谋得了一时畅快,不过灵蛇尊上却因羞耻,硬生生半月未让他碰自己一下。这大概就是自作自受吧。

小道消息:昆仑山的灵蛇尊上啊…指甲上可涂着金黄色的指甲油呢。据说那是跟飞燕玩的一次游戏惩罚,或者说是夫夫二人的情趣,总之…谁知道呢?

ps,我文丑但是我不要脸啊!欢迎勾搭,也求扩列!